东京日记 180514

去过新宿、池袋;涩谷和原宿还没有去过。

但每次看到这些繁华地方的的时候,内心总有一些心悸,仿佛对于这种人山人海的地方抵触。

虽说山手线任何车站各站附近只要走出几百米之后,基本也就都变成了一般的街道,但对于西日暮里可能更甚。

喜欢荒川的这份安静。

但又觉得略有可怕。

住处附近是大量的一户建和并不怎么高大的小公寓的混搭,但并不会像北美城市(或想象中的北美城市)那样整洁且充满着距离。一户......

那些东京的店员们

可能是因为中文是我的母语,所以有时会拥有一些独有的敏感。去au店内两次,上一次是办理手机,这一次是因为发现荧幕有了划伤,所以准备贴个膜,顺便去掉5分钟电话无限拨打的功能——毕竟上个月一个电话都没有打。

如果把我接触过的这两位au的工作人员与我的对话打成逐字稿的话,你很难觉得他们的接应有任何问题,甚至在搞错了我需要的贴膜的种类的时候,和我说了一句「对不起」。很明显在中文中这并不是需要说「对不起」的......

让人情不自禁的说「いただきます」的店

来日将近一个月,似乎已经开始习惯了在店里吃饭的时候说一句「ごちそうさまでした」,但却还是不能像日本人(或者说印象中的日本人)那样,在开饭前讲一句「いただきます」。

但有一次例外。

某天决定尝试自家附近的某个不是连锁店的小饭店,店内入电视剧里的那种日式店铺一样,厨房和餐厅融为一体,在等待的过程中,店主兼任厨师的老师傅在先在盘子里摆好蔬菜、之后炸天妇罗的香气缓缓飘来,不浓郁也没有那么薄......

和Apple Store 银座店的沟通经过

具体来讲就是被某个店员怠慢了。

不多说,直接贴邮件,小学英文伤眼注意。

Share my feeling at Apple Store Ginza

Roy Li

4月19日 週四 下午8:13

寄給 ginza

Dear Apple Store Ginza:

I feel regret to write this letter for sharing m......

网络时代烦恼

收拾行李的时候带走了托福和日语的书,看到封面提到的附赠光盘的字样,于是选择吧文件内容复制出来,存入硬盘。

复制托福的光盘的时候发现是一个安装包,复制。

而后发现光盘上似乎有Mac的字样,于是发觉托福这个软件是支持Mac版的,然后似乎用了特别的技巧导致文件无法看到,最后决定把光盘带走。

包装单张碟片的简易包装袋在之前已经全部扔掉,四处找寻无果的情况下用小刀在一个已经不用的大号碟包里割下一......

少年時代

Image

看 Jesse Chan的博客,無意中瞥見「少年時代」這個詞,想起的是高三那年,臨近高考的時候,我逃掉晚自習(當然,我其實經常逃掉晚自習),用帶到學校的數碼相機去拍攝晚上的校園。

當時還沒有Google Photo......

技术崇拜和性器崇拜

虽然我承认我写了一个骇人听闻的标题,更确切的更应该用「工业党」这样的词汇,但我个人情感上确实觉得这两者有相似之处。

当然我不反对「niconico技术上落后」这个观点,毕竟这玩意儿前段时间才弃用Flash播放器,并且主站至今没有https。但NICO的价值除去那个本身就很小众的弹幕功能(至少我一个前二次元成员已经完全不喜欢这种信息爆炸的评论展示方式),更多的在于他本身的所承载的亚文化载体的......

2017 年终总结

到了写年终总结的时间。

但因为不太想说废话,也没什么感情值得抒发,所以我尽量写的简洁,不浪费读者的时间。

减肥

比起过去的5年,可以算是有些成绩的一年,虽然成绩主要出在肉体上而非精神上有点令人不太满足,但也算是有所成就。

我从2017年的农历新年假期结束之后开始决定减肥,在6月份因为毕业设计的缘故停止了一段时间的锻炼之外,基本保持每周6次的健身频率,减重24.6kg。

虽......

整理了手机屏幕

Image

原本不是那种重视手机屏幕的排列的,但是最近烦心事挺多,学习效率地下(甚至说一直都不高),于是下午出门闲逛,在麦当劳喝着零度的时候心血来潮,于是改了改屏幕的排列。

之前因为某些烦心事再次下定决心放弃微博,在手机......

你为什么离开知乎?

2017年11月15日

删掉了所有的答案、关注。

原因大概是我对于某热门时事在知乎的讨论仅限于「想法」和「编辑问题日志」。

之后依旧收到了莫名其妙的私信。(而且还是发了就拉黑你的那种恶心人的家伙),并且之前在某个关于字型的回答上,因为和某位用户私信中没能达成意见,最后选择甚至被那人追到Twitter上私信骚扰。

从2012年左右遇见了知乎,遇到了好多好多优秀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