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教育的一些记忆

2016-03-14

语文的一个有意思的地方就是教师的教授已经要求你必须写议论文。于是诞生了许多很有意思的事情,比如编造名人名言,毕竟老师在判卷的时候没时间考究这句话究竟是不是这个不知道存在不存在的人说的。

我转推了这条推文并说

之后Momo.Kong说他学生时代的作文教育基本就是类似于阅读理解,主要用于揣摩命题者的心思。

这也促成了我写这片博文,回忆一些东西。


小学时候留作业最害怕的就是写作文,因为没什么可以写的。不上学的时候无非就是看电视、电子琴课程、写作业。真的没什么可以写的,生活持续无聊但是作文的字数要求却直线上升。

但是又得交作业,于是小学的作文作业大概就是一场对于作文书的抄袭之旅。照看我写作业的奶奶也时常抱怨:「造句没怎么学就开始学写作文了」。

小学的语文老师是一个文革中收到了创伤的人,同时也否定了我们对于「负面事物」的描写。生活中的一些乐趣:比如电视台的动画片也是不允许写的东西。尽管没有确定的根据证明这类的题材是被禁止的,但是心中却有一种害怕被批判为「玩物丧志」的恐惧。

我甚至可以回想起小学的那个水泥地的教室里,某天语文课老师说:

「我给你们读一下×××的作文啊——《我最喜欢的动画片》」

全班哄堂大笑

尽管这个场景我不能确凿的确定是否真正发生过,但是我可以确定的是:因为匮乏的观察力、无聊的生活和题材的审查,小学的作文就是一场华丽的「作文选」的抄袭。

升入中学的前两年,少男少女们被青春文学所迷住,文章自带三分春色,虽然不至于像市面上的青春文学作品那般大胆,但是也开始思考着一种带着镣铐跳舞的可能性。大家都喜欢写记叙文。尽管我一不记得当时的任何一篇作文,但是却莫名对那个时候的作文有着美好的记忆。

我甚至记得那个时候有个风潮,喜欢写「题记」。

一切在初中三年级的时候走向了结束,新来的语文老师强制我们写「议论文」,当时班里的学生的作文基本都写成了被批判的对象。当时我们知晓了升学的压力和升学考试批卷过程中的速度,选择了妥协。

高中时候读了些还不算太差的小说,于是便对应试作文充满着厌恶,自以为这东西是在侮辱文学,但是依照「六段论」^1,依旧可以得到43/60左右的分数。

仔细想来,这十二年的教育过程中,语文课的时间大多都花在了古文的解析,作文的练习完全没什么详细的记忆。

除去本身教育的缺失,不难发现第一条推文所讲的是大概是一种观看了题目之后的粗浅的错觉,鸡汤并不算是高考作文的诉求,高考作文或许没有诉求,试卷本身就是保密事项,阅卷老师也没有心情去阅读和体会,以及本身不允许太过「叛逆」的想法。于是教育也很实用主义的做出了选择:教师们或者是套路式作文,或者是以数理科目的思想来解答人文知识(牛顿的理论都只适用于低速运动嘞)——挖掘出题人的思路。出题人出一些不痛不痒的题目。

而没有把写作,尤其是议论文当做一件很严肃的事情看待。


  1. 六段论:开头点题占1段,之后使用名人名言或排比句进行过渡占1段,然后举例证明论点占2-3段,结合实际占1段,总结全文占1段,最后点题句占1段。
  2. 从初中到高考的作文类型一直是「话题作文」
  3. 莫名觉得高考作文也应该考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