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x

人字拖2号
「你們自己都沒有抗爭過,憑什麽覺得一家美國跨國公司應該來幫你抗爭?」— John Gruber,在 NYT App 被強制下架後在 Talk Show 里說過的話,到今天仍然 true,我們就是活該,活該任他們宰割。 ​​​​
7月29日 23:22來自Smooth

苹果下架一系列魔法软件,固然是节操见底,但我总觉得各位的历史学的不好。

且不说电影商店的关闭就足以给各位敲响警钟,也不用提早在2013年就开始对软件进行审查,更不用说这几个下架软件背后的原理,以及这种技术背后的「为什么技术一直在演化?」。

老道消息有一片文章,叫《白左的奋斗》。文章里说,人们对于白左的权利有种错误的认识,那就是他们总觉的这种权利是天赐而来,但实际却是在清规戒律和麦卡锡主义之下,一步步的争取自己的权利。

而更早的网民似乎也记得,在笔记本电脑已经用上了Wifi,国行手机却一直被阉割掉Wifi模块,在5元30M的费用之下,人们纷纷选择了购买港行或者水货手机。有或者在中国移动那屎一样的3G速度下,又有多少人转投了中国联通?

Free is not Free,一家商业公司向政府势力低头固然值得批判,但是你的自由同样也不是 Tim Cook 的施舍,学学老外们吧,他们没有墙、却依旧有了F-DroidDuckDuckGo等等东西,VPN技术在国外也成为了保护个人隐私的手段之一,,所以无论是外区帐号注册起来、礼品卡代购起来、甚至换一台Google 亲儿子 Android 手机,甚至开始准备开始在别处的新生活……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