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白从宽

<!--markdown--><!--markdown-->很久之前提的一个知乎问题最近莫名其妙的被很多人回答。

这里先承认一下我是因为这篇文章才去提的这个问题。

虽然传说中的造词者的答案表示这个并没有什么关联。但是我是这么想的。

如果说是柔化这种说法有错,那么我觉得,从「屄」变成了「逼」的最开始源头就是为了避免敏感词系统的触发,让你可以爽快的去用脏话骂人。

但是事实上,「装逼」其实就是「装屄」,而「逼」也就是「屄」——女性生殖器的俗称。

这也是一种柔化——以敏感词过滤系统作为标准的柔化。

这里不去讨论性的保守和开放问题,但是张小花的小说《史上第一混乱》中讲到:

「卧槽」对于我们这种粗人来说就是语气助词。

「卧槽」如果反推回去便是「我肏」,这也是一个不算是很文明的用语。尽管我们没必要严格恪守这种文明道德准则,但是如果对一个或水准很好、或极富格调、或华丽、或新颖的事物,我们却只能用「逼格」这样一个既俗气,又单调的词汇来形容的话,这也是一种悲哀。

而「逼格」一词被滥用也正是因为「屄」被柔化成了「逼」,变得不是那么刺眼了的原因。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