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

2019-09-16

似乎是因为近年梅雨走的太晚,在热到一出门就想呕吐的8月结束之后,马上就迎来了9月,于是夏天就这么乱暴的离开了。

9月,各大学校的前期考试开始出愿,看了看去年的行情,似乎是因为留学生越来越多,水涨船高的缘故,前几年的成绩已经落在了更下方的一档,而关东的中坚私立的分数要求也越来越高。在一片焦虑的情绪之下,把精力放在了关西的学校,而其中两个保底学校的10月出愿,1月考试更让人内心无比焦躁。

不是毫无上进心,只是越来越觉得,正因为又了目标,于是望见了和自己理想的样子的鸿沟,同时又沉浸在岁月蹉跎的失落,才会越来越绝望且无法起身。


前些天讲自己对于东京的感受,是「有的人说不清哪里好,但就是谁都替代不了。」。但要说我爱他,我也没那么的爱他。一方面只是习惯了这个城市,另一方面则是我无处可去。只希望接下来也能就这么留在日本。今天发现的某工科肌肉男的博客里,发现了一句「需要给自己一个Pause,想要回到四川,见一见朋友」,而我真的并没有发现自己Pause的时候,想要回到自己的故乡,甚至说,我都不觉得自己是很Play的状态,磕磕绊绊随波逐流的考了个298的EJU,随波逐流没有复习于是挂掉了N1,随波逐流的意识到离11月的EJU也就一个多月了我还没有复习文综和数学。

其实最近的心态反而是,赶紧考完,考上一个还不差的保底,就不考了。可能自己真的没有那么的喜欢学习,反正只是想要借此再次获得一个找工作的机会,然后默默的过自己的日子。


借戴老师的契机,听了陈升的《归乡》,念念不忘的一句歌词是《七叔》一曲中的:

我那裡想得那麼多
我心中也有烈火
發動起來吧摩托車
要去夢想的那一方

几年前疯狂迷恋笛安的《威廉姆斯之墓》,而前几天再看到这篇文字的时候却莫名觉得我莫名不想要所谓的漂泊,而想要一个安定。
而想了又想,觉得其实问题不是再说漂泊或者安定,而是「异乡」。终究是不得不远离的那一片土地。

而不知道为什么,前些天去王子寄送材料的时候却又觉得,那里莫名很像自己家附近,光亮的商业街,但没走几步却又是成片成片的楼房。

还是在等一个答案,或许等到10月末拿到了考试的结果之后,是一个时间梳理一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