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27 晨

2019-07-27

做了一个糟糕的梦,梦里除去暴力,还有看到了韭菜和豆腐的呕吐物。甚至或许不只是看到,也闻到了。

而而当我凌晨五点多的时候醒来,躺在床上回想这个糟糕的梦的时候,意识到,或许是我昨晚上班但因为回来时候已经是深夜,所以还没来得及洗的制服的错。
丢入洗衣机,因为晚上还要上班,于是跑去洗衣店烘干,把衣服丢进烘干机之后,出去准备吃个松屋。

早晨的松屋,店里有三五个客人,右侧前方的是一位男性,点了一份牛肉饭和猪肉汤的套餐,似乎又加了一份纳豆,热腾腾的牛肉饭和纳豆拌在一起,菌被加热之后的芬芳隐隐约约的飘在空气里。那个男人吃一口拌饭,喝一口汤——但猪肉汤,因为材料丰富,有的时候真的不一定算是汤。藏蓝色的、绣着某某商店的化纤制服,说明了似乎是附近小企业的员工。

虽然喜欢早餐,但因为并不是一个能早早起来的人,所以不是经常去吃——或者说是和早起的人同一时间的吃。而不只为了,今天却莫名,从「吃早餐的人」那里,吸取到了精力。

而我从松屋出来的时候,竟有点醉了一般。